吴青萍   大爆奖娱乐官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科技前沿》随想录(554)
2019-10-09
字号:
    鱼痛鱼乐漫想

    报载:鱼之苦有谁知   许多人认为鱼类既不会难过,也没有痛感,但利物浦大学新研究打破了这一“神话”:鱼类也有痛感,且与包括人类在内的哺乳动物相似。其论文发表在皇家学会《哲学汇刊》。作者斯内登,是全球鱼类痛感研究领域最有影响力的专家之一。她说,痛感是整个动物王国的共同特征。当鱼类遭受痛苦感时,“会表现不良行为变化,如暂停进食,活动减少等,而为其提供缓解疼痛的药物则可防止这些情况发生。”实验发现,当鱼的嘴唇受痛苦刺激时,它会在鱼缸壁上摩擦嘴唇,此反应相当于人类轻揉被打痛的部位。研究意义是当我们“接触这些动物时,一定要小心谨慎,以免损伤其敏感的皮肤。捕捉屠杀时,也要考虑鱼类的动物福祉问题。”(2019-9-27-7)

    思考:读此“趣味科学”栏目《鱼之苦有谁知》的文章,我想到了三个问题。一是人类思考的共性和个性方面。超强大脑是人类区别于一般动物的主要特征。超强大脑的功能在于超强思考。何谓“超强”,意思是超越自我超越时间空间甚至是超越可见的驳杂繁复之物性存在而扩散到不可见的纯粹丰富之精神领域里进行思考。此即人类思考的共性。由这个逻辑推去,任何古今中外之人都应该因其共同拥有的超强大脑而(可以)具有如此的超强思考(功能、能力)。人类思考的个性产生则可能取决于两个方面的因素。其一为思考者先天的身体(物性)禀赋特点影响。如心理学就曾研究过人们有四种不同的(身体或物性)气质性格(多血质型、胆汁质型、粘液质型和抑郁质型),其对主体的思考特点明显会有影响。以前看过描述毛泽东学生时代生活的电视剧《恰同学少年》,里面的毛泽东与蔡和森都非常优秀,但思考性情迥异,毛外向激情,思维磅礴,敢作敢当,似属多血质的思考类型;蔡则内敛深情,思维缜密,为事沉稳,当属粘液质的思考类型。其二为主体后天学习受教思索中所形成的特有精神观念反过来会支配其思考。这对人类思考个性的影响可能更大。特别是族群性的观念文化或精神信仰就会对整个群体思考特征(亦即民族特点)的形成具有根本性决定作用。可举实例诠解。如本文关于鱼问题的思考,人类的普遍关心之共性就很明显(中国古有“子非鱼安知鱼之乐”的典故)。可东西方不同的文化特点,便促使其产生了不同的思考发展趋向——西方秉承其求真意识走向科学;东方庄子却受其功名意识影响将鱼的思考引入了诡辩。

    二是人与动物的区别方面。人与动物的区别究竟是什么?这也是一个旷古延今都让人思索不已的问题。很早以前,古希腊智者亚里士多德曾将其概括为思维的有无。现在来看,那个见解实在并不严谨。思维是什么,思维由什么身体器官产生,思维的深浅强弱高低是否存在,体现在哪里,等等,只要将这些命题稍作系统上的解答,便会无法否定动物也有大脑也有思维也需思维,如此就会推翻亚氏之论了。讲人与动物区别后来还产生了著名的是否劳动和是否制造使用(携带)工具的观点。此论之错谬在本质上与亚氏之论类似。从抽象的推理层面完全可以按照前述的方式对之进行质疑而驳倒它(劳动【工具】是什么,目的是什么,如何分别高级低级等)。特别是随着动物科研的进展和现代科技录像视频的迅速发展,我们可以很寻常地观看到多种动物们制造携带使用工具劳动而谋生的场景,此论尤显偏颇了。除了上述,归集人们对人与动物区别的说法还有诸多方面,如语言、如理性、甚至如观念等都是。但如若仔细一一从这些区别标准的概念定义入手去联系实际现象严格界定,似乎都不严谨都有漏洞都缺乏足够的说服力。为什么呢?我看根本还在这些标准的概念使用本身——人们往往都是将其放在一个潜在的狭义的“人(类)的”前提下使用这些概念,而缺乏那种更广义的概念把握,所以就出错谬了。比如我们可以尝试在广义的语言、理性、观念概念下去理解动物的行为方式,那样,动物们自然就也有语言,也有理性(按照长远整体利益需要抉择的思维能力),也有观念(积累或学习到的观察世界事物的角度)的。只是程度不如人类罢了。

    三是开发开掘人类超强大脑功能潜能方面还仅是“万里长征还刚刚走完第一步”。毫无疑问,考察人类数千年来的文明历史,甚至包括史前几万年、几十万年漫长的人类历史,真正取得巨大的快速进步者还仅是工业革命以来的近两百年,特别是集中在二战以来的几十年岁月。其显著标志在于人类生存所需的物质得到了空前的增长,人类的平均寿命有了成倍的增加。造成如此巨大变化的主导因素明显在于科技事业的迅速发展。科技的发展说到底,归因于人类超强大脑功能的发掘。问题是人类超强大脑功能的发掘又何仅只是推助科技事业的发展呢。比如科技事业迄今为止并不涉及的人类道德伦理、思想思维方面,假设也像科技事业那样得到爆发性的发掘,那对人类的福祉增加又意味着什么呢。如此推想似乎还有些玄妙空洞,就讲紧扣我们面前的实际实务如我们相比于发达国家显得还很有差异差距的方面。比如本报道所提及的东东——一个那样似乎与我们实际生活没有什么关系意义的鱼类是否也会难受、是否存在痛感的问题,竟被人家设为研究专题,成果也登载在其最高级别的皇家哲学学术期刊上,且研究者还是“全球鱼类痛感研究”的权威,甚至其研究意义还是考虑“动物福祉”的进展等。哦,那是一种怎样的思考氛围思考境地思考取向呢,如此发散开去的思考问题该有多么广阔的发展空间呢。是呀,我突然记起很久前的八九十年代,参考消息就刊登过美国议会曾质疑过科学家花费巨资研究蚊子翅膀功能的信息,其反过来看却是人家超强大脑开发的深进咯!我们总在讲总在担心科技发展人工智能的替代,将使很多人失去工作(事实确实如此),但如若像人家那样,甚至更为广泛地开掘科研领域,我们要做的事还会少吗。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