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大爆奖娱乐官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科技前沿》随想录(645)
2020-01-03
字号:
    整体思维论

    昨中午乘公交车恰遇一位爱说话的老者。与之交谈之后,我的心里一直难得平息,由谈而想萦思联翩,遂决意写下这篇《整体思维论》的小文。先介绍我们谈话的缘起和主要内容。那时公车正从立交桥下行走。车上乘客颇多,感觉视线有所遮挡。我仍突然发现按常规车应右转弯上桥了,可却还直线前行,于是下意识的说了句,呃,怎么不转弯呢?座后排的那位老者接上话回出肯定的语气:“还冒呢,你性急了”。可车依旧直行着。这时司机告诉大家说,因为立交桥维修,要从前面弯过去。我便笑着对老者说,嘿嘿,看来我比你敏锐点吧。他话题一转说,只有日本像这样的交通维修都安排在半夜突击搞好,不会影响白天的行车,我们不知道要好久才赶得上。我有同感,又爱概括,于是说,还是法治差距罢,香港的道路很窄,也很少堵车呢。我们现在的领导真抓实干,很有胆魄,也会尽快赶上来的。老者认同这点,也特别推崇现任领导人。我顺着话意又说,中国的事要搞好,关键要有强领导,但愿他能这样多搞几届哟。他也赶紧附和。说着话题便转向到中国落后需要强领导来推进的命题上去。我自然又概括说毛是另一位杰出者。可老人坚决反对,说两者有云泥之别,一个以民为本,一个草菅人命,云云。我答说,是人总有错误,但也要看到其优长处(毛是一位能将中国“观念文化”【!】从世俗功利性转型到高尚信仰性的“独一位”【!】思想实践大家呀,可惜在车上我来不及说出这点讨论,也担心公共场合引起更大争议不妥而罢),起码他就不腐败没谋什么经济私利呀。可他完全不理。红着脸说自己是某大学教历史的,毛的成功无非是其八字好。我便对他说,我是管历史(研究)的呢(他问我的单位也如实答复了)。我还问他教什么历史的,他却回避没答。最后要下车时我说,希望我们有机会再交谈,说清问题也很有趣。他并没应诺。

    唉唉,回家休息后半夜醒来想着这些又兴奋了。这几天“12·26”是毛的生日,也是我们这群50后热衷的话题,大部分人(估计80%以上)是怀念崇敬的,小部分人(应也有20%)是记恨指责的。可惜的是绝大部分人都是站在那一边倒或赞或贬的角度说事,很少听到一分为二去看的观点,特别是如何区分其思想的精华与糟粕以及讲清楚个中道理的更是鲜见。这样既不符合客观事实,也无利于以后的继承扬弃。格外需要提出的是微信群里一位70后职高教师为铁杆的拥毛派,可其突出拥戴的却是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等我认为是糟粕的东东。他年岁较小,未亲历过文革浩劫那不好的一面,却仅仅凭着这几年官腐民溃来怀念文革社会的清廉而推举那时的斗争、专政。如何是好呢?我为此还专门撰发了拙文《对“文化大革命沉思录”的再沉思》和《阶级斗争说十思》,他看后只说暂不讲什么而避开了正面的理由思辨答复。我想他心里应是没有承认我说的道理的,依然坚持他自己的思路吧。这点也好理解。因为思想观念的形成确定是一个特殊的长期过程,而其改变也需要一个与之相关的特殊过程和较长时间才行。值得抽象出来进一步思考的问题是,人们的认识认知为什么总是处于各不相同参差不齐深浅有别的状态——人类认识的这种不平衡是绝对的。甚至即使是那常被人们在认识认知的正确性上褒奖推崇的科学界和科研领域也有类似情况。最近就读到一篇认定科研危机日益严重的资料,里面便归纳了其危机的四大表现,一是暗物质(暗能量、暗辐射)的发现及其高占比(90%以上)致使过去所有的物理学、经济学、地质学、心理学和医学知识的严谨性都处于被置疑的处境。二是气候、人口、资产价格和自然灾害等很难预测(为什么?),导致相关的人类生活生存危机爆发。三是人们越来越难以重复验证科研发现,其占比高达70%以上。四是据斯坦福和麻省科学家研究发现,提出更好理论和提供预测能力方面的进步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就一直停滞不前了。细琢如此科研危机,其认识论不足的本质无非也是其整体思维不足罢了。

    怎样才能让自己的认知更全面系统整体一些呢。于此就很有必要先提出整体思维这样的命题(概念定义)了。所谓整体思维即是指对某事物的认识并不局限于该事物一时一地一件的状况,而是“尽量”扩大到该事物与它事物(以及此时空以外相关事物)的联系,关乎到该事物全部演进发展过程的情况来分析评估评价其属性方向意义等的思维方式。这个整体思维的初拟定义比较冗长,但意思表达还算清晰。其次,需要注意的是定义中反复强调的世界事物相互联系以及事物属性等随着时间地点的变化而变化的观点,于此我们曾经学习过的唯物辩证法认识论(特点)与之基本相当。可是也应该考虑到对事物尤其是有关人和人类的事物,由于其精神信仰观念和主体学习灌输思考等思想性因素的变化,却可能并非总是传统意义上的唯物性所在,而是很可能被划属到唯心论范畴的东东(如信仰的思想性本质即是一定词语的灌输性,一定新思想的产生便可以是一定主体独特的“凭空”想象结果等)。可恰好对于人、人群、人类的长期整体发展来讲,如此精神信仰观念文化却才是最具根本决定意义的方面。再次是整体思维之“整体”究竟有多大,或者说与特定事物产生相关联系的事物方面究竟有多少(时间、地点等时空变化的范围有多长多大)等实质是一个无止境的所在。换句话就是讲,整体是个弹性概念,也是个“没有最,只有更”的情况。亦即人们通过努力,便能使自己的认识更全面一些;且这种努力永远不够永在路上。如此界定比较符合全部人类认识认知的发展演进历史。比如我们常议的真理或科学,说到底无非都是人们通过一定的思维方式所产生的认识结论而已,但其究竟与认识对象的全部真实情况有多少符合性呢,百分之百完全符合的情况是没有的,只能是大约的相似相近的符合。这便是真理的相对性。也是科学的假设性。任何真理科学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发展完善。谁也不能垄断人们的求真求知领域。

    具体讲怎样才能提高我们自己整体思维的能力(水平)?似乎可从三个方面来分析。一是不断地反复地联系实际(古今中外各个方面的事例)来演绎验证观点(书本的权威的经典的流行的以及自己经验的创新的知识认知),以图保证自己的思维活力,不断修正主观认识认知以更靠近真实真相真理。比如在毛的问题上,究竟他为何能那么强有力的凝聚和调动中国人中国军队的力量(彻底改变了近代以来中国一盘散沙的落后状态)来完成举世瞩目中国事业,说到底还是其初创的史无前例的革命高尚信仰文化在起基础性作用。它抽象到整体思维的理论观点层面就是一句话,信仰(或观念文化)决定论。这也是可以广泛演绎于人类各个族群特点形成的根因归结而具普遍周延性的。二是要不畏麻烦努力学习好形式逻辑的科学思维方式,尤其要花大力气掌握好概念的规范定义办法。定义为何对整体思维那么重要?因为思维的本质说到底无非就是对一定词语(概念)在大脑中把握其内涵并将其与相关词语联结起来的思考运动过程。世界的万事万物包括人类精神世界的诸种所在所有,又都是被一定词语概念所代表代称着的。而词语概念的类属关系也是反映着大脑关于其所称事物对象的客观类属情况。所以,弄清楚各种词语概念之间的种属关系,明确每个词语概念的(本质)特性所在而草拟出相关的定义,就能在自己大脑中对外在事物的普遍联系性有了一种整体性的科学把握,这对主体整体思维水平的提高真是至关重要的“形而上”功夫。三是要了解和掌握“按照或者依据长远整体目的的需要来作选择抉择”的思维方式。这是90年代初期一本由中日两位学者所著写的《跨世纪的思维方式》中所推介的。主要内容即是讲人们经常面临着各种选择抉择的思维运动,而具有整体长远利益意义的方面才是我们选择抉择的最要。所以,应该针对某项具体事务(事物),需要分别列举出各个远近不同的目的(即其可能产生的价值意义所在),然后,按照近期服从远期,全部从属于最终目的的标准来作取舍,这样才会整体上把握好我们的人生或前进方向。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