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中   大爆奖娱乐官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无用居士 - 张中首页
史料:嵇翥青致信唐继尧斥拥曹护宪之劣行
2020-01-07
字号:
    1923年6月,曹锟将黎元洪逐走天津,10月5日被选举为第五任中华民国大总统。在这次选举中,曹锟贿选给各位议员每人5000大洋,丑态百出。另外,南方的广州早已成立了中华民国军政府,拥孙中山为临时大总统,形成南北对立的局面。曹锟的总统闹剧在1924年被冯玉祥终止,至1926年吴佩孚打败冯玉祥后,被软禁的曹锟才得到释放。此时云南围绕承认曹锟贿选合法,发生了所谓护宪言论,申报刊登了外公嵇翥青写给唐继尧的文章(信函),驳斥云南所谓拥曹护宪之劣行。如下:

    云南司法司长张瑞萱与滇唐亲信鼓吹护宪正在进行中,云南议员刘楚湘通电驳斥,昨又有滇唐机要秘书嵇翥青致电唐氏,力诉护宪之危害。

    “云蓂赓省长勋鉴,昨阅报载司法司长张瑞萱以鲁籍众议院议员资格,由滇发出敬电,主张承认曹锟总统贿选为合法,荒狂悖见者心惊,查曹锟贿选,以言物证则有五千元支票之公布,以言人证则有守正议员之控告,物证人证两均充足,岂谓无凭?张君身任司法司长,如此梦梦,滇省一千二百余万之人民,将赖何以为保障,此翥青为我公危者一也;

    滇省为护法护国起义之区公为护国护法之元勋坐镇护法护国之区域,今竟发生引乱国乱法之电文,主其事者又为滇省之长官,是何啻斩绝,滇省在民国历史上之地位消减,我公在历史上之人格也耶,此翥青为我公危者二也;

    曹锟贿选滇省,通电声讨内外共和,无可遮饰,今忽发生此拥载曹锟之电文,其将追认投降于曹锟耶,抑将投降于直系军阀之吴佩孚耶,抑亦暗中示意于张瑞萱,探讨社会之空气,以定行止耶,抑亦张瑞萱妄自尊大、目无长官,利用公之名义以讨好于直系之军阀,事成则彼因之以要功事,败则公因之以受罪耶,此翥青为我公危者三也;

    当翥青在滇供职联治处第一科长,时张瑞萱撰一护宪长文,交司事付印,翥青将其原稿收没,致生意见,正在交涉之际,曹锟下野,事乃作罢,及翥青奉令北上,晤联治旬刊主任吴更始君于京邸,见瑞萱投稿于该刊第三期,力抵宪法之不当,贿选之非情,翥青以为有激端之觉悟,遂将宣传护宪之文字,藏诸帼中,除给焦给焦君子静一阅外,未尝举以示人,今因冯段失败,直系得以纵其余灰,又复大放厥词,主张护宪,趋炎附势,反复无常,不惜以护国护法之区,为孝敬直系军阀之代价,是应组织特别法庭,严加审判,处以乱国之罪,即使顾全情面亦应逐之离滇,使之投入猪仔之窠,肮脏一气,苟延岁月,以待公诛,如其不然,则举国之人,不以云南为猪仔代表之安乐窠,即以我公为投降直系军阀之预备队,此翥青为我公危者四也;

    滇省地处中国之边,鄙人种繁杂,民俗强悍,耐贫守苦于赴义护国护法功业,乘当此帝国主义环逼之秋,国内军阀不托庇于英即寄生于日,不寄生于日即依赖于俄,我公宣言自治,不受任何一方之庇荫,正宜训练民众,简搜军实,注重要塞,航空等战术,以备亚洲有事之用,不此之图已属坐失事机犹复坐任猪仔,代表张瑞萱专权鼓弄淆乱听闻,致使国内舆论意认坚持正义之滇省,为远隔数千里吴佩孚之武力所服,此翥青为我公危者五也;

    滇省自入民国以来,人格蔚起,护国护法有口皆碑,我公之伟略丰功,赖群众之和衷共济,近数年来,旧日之为我公之手足腹心者,今则下以公为仇仇即视公如陌路,虽人情冷暖有若天时,亦未始非我公受小人之包围离间,有以致之也,昨阅刘楚湘君斥张瑞萱之文电,更有慨矣,今日刘君不为威屈,不为利诱,拒绝贿选,毅然南归,我公罗而置之幕下,翥青以为滇南正气不减当年,今与猪仔代表之张瑞萱因护宪问题致起辩论,一薰一获,十年有臭,我公其将顾全正气而置张于法乎,抑将容留猪仔代表而黜刘于幕外,抑亦坐视不问使君子小人混为一炉以争论乎?黄钟毁弃瓦缶雷鸣君子道消小人道长何何云南今日至于此极也,翥青为我公危者六也;

    查张瑞萱之为人吃食鸦片,行为无赖,前岁贿选渠冒我公名议,与吴景濂辈蝇营狗苟,致使副总统之声浪洋溢全国,若非通电关谣及出师北伐,贿选污名久与曹锟平分而共享,及张氏回汉不加之罪已  法外施仁,张氏有知应,如何反对自省以挽前罪乃复变本加厉,身居司法司长之重职,喷云吐务一如前昔,今复以我公,为孤注作其交欢吴佩孚及一般猪仔之代价,此而可忍孰不可忍,此而可宥则云南之监狱不应有一罪人存在矣,设滇省之罪犯以此质,公将何词解释耶,此翥青为我公危者七也;

    论张君与翥青个人私交毫无芥蒂,当同居滇省之时,每以大山东主义自任,盖吴佩孚孙传芳张宗昌等皆为鲁人之故,今彼之荒狂背谬,力主护宪,一方为贿选猪仔说法,一方为鲁省军阀张牙,一旦事成,则中央政局为鲁省军阀所高踞,试问公将为吴佩孚等之臣妾耶?抑为云南闭关自主之省长耶?巩地位上欲谋今日之自由不可得矣,此翥青为我公危者八也;

    有此八危,翥青以重爱中国之故兼爱我心即使曩日不蒙知遇亦不能从视缄默苟公以直言者,罪请即电召入滇,以受惩嗣,如若不忍人格堕落,正义之沦丧,望将张瑞萱之癫狂悖谬付之以法云云。”

    (1926年7月17日《申报》)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张中,1985年出国留学,在日本东北大学获得工学博士学位。后进入世界500强企业富士通、久保田工作,担任高管。2001年回到中国从事投资咨询工作至今。转载、利用著者文章,需要征得本人同意,特此声明。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