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大爆奖娱乐官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科技前沿》随想录(726)
2020-03-25
字号:
    从思维方式看民主演进

    芦笛《中国人五大思维缺陷》提到的概念不清,不证而论,乱用类比,经典为据,以偏概全——确实是国人一以贯之的落后性思维方式。此概括非常不错。这些问题恰好也是我在平常据实思考以及与诸多网友交流中感触非常深的方面。反过来还检查自己,虽然也经常反复强调这些问题,特别突出强调关键词要规范定义,尽量不要引述权威语言作论据的观点,但在平素为文中,可能还免不了用一些类比、或者只有结论缺少证明、以至观点的偏颇方面,以后要特别注意克服。

    芦笛此文意义重大深远,但从科学性学术性的层面上看,应该还可以进一步完善。比如,反面的事例不要只说某人某事,使人错觉为只有少数人,其实是中国人自古至今普遍性的问题。又讲其危害性方面,缺乏系统深入的分析,一般人肯定久在茅斯不知其臭,大家如何真正重视起来呢。还有其五个方面的概括,究竟其并列性、递进性、准确性和关联性、周延性、囊括性怎么样,都有值得继续思考的余地。

    芦笛在文中谈到中国人的概念不清,是建基于大家都不会作定义的状态上的。这个剖析非常重要。从我上网18年多的经历,就经常性的感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比如不少大学知名哲学教授的文章里也很难看到形式规范的定义。几年前,读到李泽厚、陈嘉映、赵汀阳等哲学界名人关于什么是哲学、什么是哲学家的文章,这种直接呼唤定义的标题很引人去看看其究竟如何定义的兴趣,可是扫兴得很,他们的文字里一概没有作出规范的定义!

    为什么他们没有作出定义呢?基本原因应该有两个,一是定义太难。比如哲学的定义就很难。但即使再难,也并不妨碍你讲出自己把握概念的情况呀!我看绝大多数人确实就是流于自己心中含糊的概念,所以不能清晰作出定义的。二是不会按照形式逻辑的要求做定义。中国思维网的哲学论坛上有一位文字非常流畅思想非常活跃的网友叫博沙(北京的一位大学哲学教授),就曾在关于定义的专文中不齿形式逻辑定义,说释义即定义。

    前几天,我浏览猫眼看人,读到网络名人杨恒均一篇欢迎网友与其讨论问题的帖子。杨的文章我曾读过,印象中他自诩是民主小贩,于是我便询问他,能不能对民主做个定义,他却王顾左右而言他的回道,他的兴趣是预测今后将要发生的事情。上面举例都是所谓非常濡染于西方思想文化范畴的学人在定义上的差强人意。说到那些崇拜传统文化者无视定义的问题就更突出了。如一说科学、真理等他们认为过去中国就强,可一叫其作出科学与真理的定义,就都会躲避,还是只要自己心里认定那么回事便行了。

    应当指出,概念不清的问题本质是大脑思维中对于问题认识的片面性体现,这是人类思维中普遍性存在的状态,所以它不仅只有在我们中国人身上存在,其实在非中国人身上一定也存在。深层的问题在于,人家文化遗传中既然留下了趋向于科学整体全面思维的形式逻辑,所以,其功夫到堂者就有可能运用形式逻辑这个锐利思想武器,把问题尽量看深看透看全。而我们观念文化中既无此宝又自以为是的忽略它,我们如何能够进步呢。

    还是举具民主定义问题这个实例分析,来加深对上述理论性概括的理解吧。民主是什么,你尽量阅读古今中外那些卷帙浩繁的各种文字,似乎也很难得到一个“全面性”的定义。为什么呢?还是人们的认识普遍受限于自己重视的某些民主政治的实例(表现样式)而不拔罢。眼下的情况,则是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局限在发达国家民主的现象,认定着民主就是多党制、普选制等了,殊不知,此份概念不清却成了我们民主停滞不前之大害呢。

    为什么说将民主定义在多党制、普选制上是概念不清呢?很简单,因为多党制17世纪、普选制20世纪才刚出现,此前民主就已诞生了2000多年,我们如何能将某事物后来的发展形式来取代或者定义这个事物呀(此即类似于由具体的蒸汽机、汽车或5G手机来定义工业这个概念之不妥)。要准确定义民主,还得要纵览民主诞生以来2000多年中所表现出的各种形式,从中抽象其共同的原则的粗糙的一般性东西来形成定义。我们从这里出发,既可以演绎包容各种已有的民主,也可以探索创新中国将有的民主(丰富的民主表现形式)。

    您的这二个问题究竟意指何处我并不清楚。为了促进讨论氛围,还是不揣简陋从字面所问进行一点诠释吧。一般情况下了解的2000多年前的民主是指古希腊的城邦民主。这种民主当然是建立在古希腊那些先哲们的思想理论基础上的,是对其理论的社会实践,并且也是通过城邦的社会政治制度的确立而施行的。通过当时那位先哲苏格拉底被其“暴民”投票赞成处死的故事,我们完全可以想见那个民主状态的硬性约束的制度化(法制化)程度是非常强的。概括古希腊民主的其他特点应该还有选民(自由民)范围的局限性以及议事范畴小(其城邦大都仅有几千人)。

    形式逻辑的思想也是发轫于古希腊(苏格拉底的学生亚里士多德)的,应该和民主思想属相同诞生的时代吧。我认为民主理论与民主制度的关系仍然属于思想与实践的范畴。现在我们的民主政治事业如何推进与发展,既缺少创新性的思想,也缺少如何做的制度样式。而这两种缺少加起来,根子还是缺少那种尽量站上高端的整体性思想。这样的整体性思想本质应该是一种优秀的哲学思维。其优秀处既包含解释世界尽量周延性的理论完备性,又具有改变世界尽量可行性的理论创新性。

    我倾向于从整体上看问题。对于民主政治也要从整体上看。这种整体性眼光,应该具有两个方面的把握。一是将民主政治作为一个事物,将它各个时期的不同实现形式看做其不同的发展阶段。二是决定一定民主政治治理效果的因素可能并非这种民主政治的本身,而是其背后的思想信仰等根本性观念文化的东西。

    上述认识其实是建立在人类民主政治事业诞生2000多年来各种各样相关实践经验教训的归纳基础上的。将民主割裂成所谓现代的和非现代,并且只去青睐现代的样式,这未必是理性的态度。从西方政治文明史看,英国人的理性(意识)似乎特别突出,其光荣革命与国王共和,上议院议席的民主化则持续了近600年才完成。

    英国政治改进的理性说到底就是认可事物的渐进性。为什么在政治上要渐进,不能一步到位跟风赶热的搞现代化?还是人们的思想素质跟不上了。为什么世界上许许多多国家改革伊始就强推现代民主效果大都不好,还是人们普遍的平等意识、奉献意识、法治意识、大局意识、宽容意识等现代性先进的思想观念没有确立起来呀。

    不能拿现代民主“类比”现代汽车。汽车驾驶是一个牵扯范围极小的机械性事物,民主政治却是牵扯古今传统演进,国家民族素性取向的极其广阔复杂的社会性事物。现代汽车确实拿来就能在个别人那里学习一下便会使用好了。现代民主的学习却涉及到亿万群众观念文化的转型改进,我们的国民(现代性观念)还差火候哟。

    应该认真思考美国前政治学会主席亨廷顿的观点:在后发展国家的改革中,秩序比自由更重要。亨廷顿为什么这么说,还是他听到看到后发展国家改革盲目的贪大求洋搞现代民主而引起诸多动荡乱局而不值的实事求是思考。亨廷顿还有一个著名观点是讲文明的冲突。其实因民主而乱何尝不是如斯冲突呢。

    当然,上面这些立论与分析指明着现代民主于当前我们国情的某种不适,但这并不意味着现在中国必须反对(实行)民主。关键还是从整体上把握民主政治才有新颖理性理想的思路。现在绝大多数中国人都不会这么看问题,要么是强推现代民主,要么是怕乱停滞民主改革,要么是自说自话将现存的政治强说是民主。

    苏格拉底所处的城邦民主当然比现代民主早许多年代。但这并不能说明现代民主的出现(产生)与古代及近代的思想家哲学家没有一些认识上实践上蛛丝马迹的联系(递进关系)。苏格拉底被当时民众投票毒死,因此引起了思想界视选众为暴民的思索。其实所谓暴民者依然是建立在其社会主流的观念文化某种落后愚昧性上的,因此民主方式必须适宜于族群的观念文化(超越了观念文化现状而搞过高要求的民主样式往往就会欲速而不达)。

    由上可见,我们创新的民主(实现方式)就可从民主的规范定义中析(找)出。民主定义如何下?还是要将2000多年来已有的城邦民主、代议民主、议会民主、多党民主、普选民主、公决民主等各种方式的共性抽象中来界清得出,即为:民主是由投票多数抉择的管理方式。再依据这个定义的理论基础,结合我们的观念文化现状和保持政治秩序的需要,便可推出一种由下而上,由小而大、先内后外、先监督后执行等鲜明特色的民主实现方式。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