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文庆   大爆奖娱乐官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探根思者 - 陶文庆首页
从新冠经济“耗费”想到“消费”与调适
2020-03-25
字号:

     ——面对新冠疫情改变的“消费结构”,应及时调整“消费产能结构”,适应新“消费需求”


    【提要:新冠疫情防治费是损耗性费用,旅游、餐饮等花费,也是耗费。两者其实都是“消费”。为何前者影响经济发展,后者有利经济发展?因为,前者不但是灾难,还是被动的,乃至超出预期的,是没有事先有相应“消费结构”的非预期内消费。如果现在由于新冠疫情,改变了“消费结构”,我们是否应及时调整“消费产能结构”,使之适应新的“消费需求”?】

    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人们都在说新冠疫情造成了很大经济损失。并有多方报道和估测损失的量。这当然有其道理和计算实际耗费的对象。我们也能看到,现在各地在复工、复产的同时,也在有步骤的倡导人们餐饮消费,乃至领导在带头到餐饮店堂“吃喝”、下馆子(当然是自费的),以望启动相关消费,协助餐饮业增加收入。

    不过,这里也想提出一个问题:新冠疫情,是一种危害健康、危及民众生命的超强传染病,这当然是人们所不愿承受的。但若不考虑此因素,其防治费,也还是一种损耗性费用,而旅游、餐饮等花费,也是耗费。两者其实不都是“消费”吗?为何前者影响经济发展,后者能有利经济、收入和发展?

    细想也有答案。这是因为,新冠疫情防治是被动的,乃至超出预计的耗费,这种“消费”,没有事先有相应“消费结构”,乃至来势凶猛,使人类措手不及。例如武汉,没有新冠疫情,并没有也不需要那么多方舱医院。新冠疫情,除了是一种危害健康、危及民众生命的超强传染病之外,但还是一种大大超过预期的额外的耗费、消费。

    而如果,现在由于新冠疫情,人们从卫生、防护的需要出发,已经对餐旅等改变了“消费结构”,我们应该怎么办?

    这答案,可能应该是:及时调整“消费产能结构”,使之适应新的“消费需求”。虽然,这种“消费产能”调整,也是需要时间和资金的。

    见有报道,受疫情影响,不少企业推出“无接触商业”服务。这就是在及时调整“消费产能结构”,以适应新的“消费需求”。

    而经此新冠疫情,人们在餐饮、旅游等方面的消费需求结构,的确可能(或也应该)会向更注重健康、卫生的方向改变。

    例如,餐饮的外卖可能会增加;餐饮的在店堂食,可能对卫生、人际距离的要求会提高;而旅游,则可能同样对卫生和健康的要求,也会提高:大客车一车满负荷出游的需求会减少乃至需求,会不同程度的改进;对旅游的住宿卫生条件,团队人数的要求,也会有不同程度的提高;老人旅游、列车游轮旅游的条件也会被要求大大提高。这些会提高旅游的消费水平,这甚至可能减少旅游者人数的“量”,但可能会提高旅游的“质”和“价”。这里是有新的商变,但有“危”也有“机”,会有新的商机。当然,这种需求结构的提升,需要餐饮、旅游方面及时调整、改进“消费产能结构”。而这种改进,需要一定时间和相当资金,但这也未必不是好事。

    经历新冠疫情,人们可能只得遵循客观的需求,及时将新冠疫情这件“坏事”,变成适应客观需求、促进发展的“好事”。在这方面,主动跟上新的发展变化的消费需求,可能比被动为消费需求改变推着走,要好。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陶文庆,笔名文磬。江苏紫金标准草书研究院副院长,南京财经大学退休教师、管理干部。早年参军,转业后曾历任南京物资学校副校长十年,在南京财经大学中专部、总务处、校产处先后主持工作十年,并曾兼任南京财经大学学生处副处长。爱好业余研思,发有数百篇台海时评、时政评议、社会管理、学术探讨等文,为境内外网、刊登载。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