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大爆奖娱乐官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科技前沿》随想录(776)
2020-05-14
字号:

    读冯信所思

    读完海外华人冯胜平给习近平总书记的信,深深感到写信人在关于中国改革这个大是大非、众说纷纭,且微妙敏感问题上表现出冷静客观、独立思考、勇排众议的可贵。

    冯曾参加过89事件,归结其当时个人的缘由,他概括为是自己有“病”,什么病他没讲。他说去国几十年来,自己的病时好时坏。好的时候,便不大考虑中国的事,以至即使民运人士召开会议也懒得参加。病一来了,就又会思考中国问题,甚至还给习总写信,搞起这个很可能是泥牛入海无消息的空事蠢事……

    我却很是欣赏冯的“病”。由之也自然想起了杨小凯在他《中国政治改革随想录》开篇中论及为什么远离祖国,还要操心国事时提到过的中国知识分子“要命的”责任意识。我想,冯胜平的“病”与杨小凯的“要命”其实都是国家民族忧患意识的同一回事,她应该是早已逝去那个革命建设时代的教育留给当下中国人或华裔者的一份珍贵的精神遗产。

    当然,冯信的可贵何仅只是其忧患意识呢,还有亮眼的是更见其许多不同凡响的观点。比如他总结过去中国政治的突出教训在(没看到争到行到)公平之上,还有正义;正义之上,还有人道。中国真正缺乏的,不是资本主义,不是社会主义,而是人道主义——此乃一真知灼见也!——人道主义的思想根源是什么?从一般的人性论(两两对立的观念支配的行为表现)看,无非就是与恶对立的善。进步人性说到底无非还是抑恶扬善。此善即是超越阶级、主义乃至族群的博爱而已,是针对每一位社会成员的关怀善待么。

    简括地去看中共近百年的奋斗史,不正这样么。中共的起事,何不是历代中国仁人志士痛恨社会的等级压迫不公,欲要创造一个公平正义的善爱世界么。中共超出历史的方面则在其确立了许多崇高精神信仰一样的善爱思想理念,并且努力付诸自己的实践。如此革命的确曾给广大的民众带来了莫大的关爱(比如流传历代中国几千年的黄赌毒黑匪坑蒙拐骗官僚贪腐等恶劣现象就几近绝迹,社会崭新的平等友爱积极上进的人际关系和人文氛围开始形成【难度极大呢!】)。可惜与此同时,也高举了像阶级斗争学说之类的愚昧落后的思想理论而给中国人造了孽。集中反思这种现象,阶级斗争学说就是缺了普遍性的人道精神啊。

    冯胜平又说,在目前条件下,只可能是党主立宪,即在共产党领导下解决共产党自己权力结构与权力制衡的问题。但其朋友翁永羲却说,就象医生给自己开刀,这是一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应当说,冯的这个观点完全符合我长期以来的相关思考研究。而翁永羲之见却是局限于普通人或某些书本典籍的陈腐之见。

    党主立宪的本质就是党的改革,即党内民主和法治的体制化改革(构建)。这里的关键问题是如何科学制权。而科学制权也是可以(完全应该)分步走的。如果按照由小而大,先易后难,从下而上,由内到外,先监督后执行等积极稳妥的步骤(敝人1994年拙文《中国民主政治的发展特点》已作具体论述)来制权,就能较好处理秩序与自由的关系关联,又如何不能使中国的政治改革出现实质性进展呢。

    正是在上述的渐进性改革后,才能更好理解冯胜平讲到的中国共产党不能、不会、也不该把开放党禁作为政改的突破点。但它完全可以借鉴美国和日本的经验,完成从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过渡。美国建国初期,也是一党——华盛顿革命集团——独大,没有与其它政治势力分享政权。通过让少数人先民主起来,它逐渐实现了全民民主呀。

    冯胜平还讲到,改革是强人的政治,改革失败的根本原因不是老人干政,也不是保守派反对,而是权力失控——说得非常切实。中国的良性改革(既积极又稳妥)虽然最基础的是要有如何改、为什么这样改的创新性思想,但归宗到实际,却最是需要推行这种改革思想的权者,是最需要这个权者的过人胆识——达此非“强人”莫为哟。此强人的胆识当然也包括稳住大局,为不断深入的改革提供安定的政治局面。

    读完了冯胜平信的全部(共三篇),同意其大部分基本观点,但又不大明确他是不是有具体的改革思路(信无交代,可能也不好细说),这里我有点担心冯胜平会不会提出和绝大多数中国改革思考者差不多的大路货的对策建议,那样仍然是于事无补的——比如换做是本人来写,一定是先想好了(可操作性的)怎么办,再在其基础上论说是什么、为什么的问题,如斯才具思想系统上的整体性的。

    另外,冯胜平的有些观点我觉得还有商榷余地。比如他后面说到的:习近平先生,你相信共产主义,我不再相信(信仰之用便在于信则灵、诚则灵呢!)。冯还说,以大公无私为基础的共产主义不是不符合中国国情,它是不符合人性。人性——天使和野兽的结合——只能用制度来协调;任何用教育或强力来改造人性的努力注定会失败,云云。

    这段话一般性在靠制度管人的角度说说还可,但若上升到精神信仰有无的高度来讲却未必准确。其实,社会的优劣进退,更取决于大家的思想状态,而不在于经济的发展或所有制的公私程度等;从长从大的人类社会来看,人们的思想状态却与族群的精神信仰取向是一致的。共产主义仅仅作为一种精神信仰(如不及其阶级说部分)来看,是有其基督教的源头先进性禀赋的(顾准),她也与我们的政治现局紧密联系的,所以她依然可能是我们积极稳妥改革前进不可或缺的路径和方向之所在(无此如回到传统世俗观念文化能行吗?)。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