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建明   大爆奖娱乐官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牛迹山民 - 曹建明 首页
网友连续转来两篇报道 看完我怒了!
2020-05-18
字号:

    最近几天,网友连续给我转来两篇网文,一篇是来自于《中原网》的《河南巩义发现5000多年前“河洛古国”,不排除是黄帝时代都邑所在》,一篇是《社科院考古所中国考古网》的《王胜昔:揭开五千年前“河洛古国”神秘面纱》。

    前文介绍:

    双槐树遗址,位于黄河南岸以南2公里、伊洛河东4公里,处于河洛文化中心区。

    在双槐树遗址的中心居址区内,记者看到了用九个陶罐摆放成北斗星形状的天文遗迹。在北斗九星遗迹上端,北极附近,还有一头首向南,并朝着门道的完整麋鹿骨架。

    遗址内发现3处墓葬区,共有1700多座仰韶文化时期的墓葬,均呈排状分布。墓葬为东西向,墓主人仰身直肢,头向西。

    其中一个墓葬区早期主体被遗址外壕和中壕及一条围沟围成一个独立的区域,应是中国早期帝王陵寝兆域制度的雏形。

    目前,初步获得一些有意思的发现,生活在这里的男性,基本不干体力活,因为上肢极不发达。

    同时,男性的基因稳定一致,而女性的基因,来源非常广泛复杂,由此不难产生一些大胆的联想。

    “更特别的是,双槐树遗址的墓葬里,随葬品很少,即使墓葬规模很大、等级很高,里面也没多少东西,在全国范围内都属于特例。”

    文章说:

    专家们一致认为,该遗址是迄今为止,在黄河流域仰韶文化中晚期这一中华文明形成初期阶段,发现的规格最高的具有都邑性质的中心聚落。其社会发展模式、承载的思想观念以及诸多凸显礼制和文明的现象,被后世所承袭和发扬,5000多年中华文明正是赖此主根脉延续不断、瓜瓞绵绵。

    文章借一位权威专家的话说:“双槐树遗址发掘的意义在于,实证了在5300年前后,这一中华文明起源的黄金阶段,河洛地区是当时最具代表性和影响力的文明中心。”

    后文介绍:

    经考古勘探发掘和科学测年确认,双槐树遗址,是一处距今5300年前后的仰韶文化中晚期巨型聚落遗址。

    经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等学术机构多位知名考古学家现场实地考察和研讨论证,认为双槐树遗址为5300年前后古国时代的一处都邑遗址。

    因其位于河洛中心区域,专家建议命名为“河洛古国”。

    看完这两篇报道,老曹,当然是首先要为华夏文明的又一处文化遗址被发现而高兴。

    但是,对一些专家的啰里啰嗦、小精小妙,老曹,又不免着急。

    而某些权威“大拿”的草率结论及胡乱建议,更是叫老曹发怒。

    一些所谓的专家、“大拿”,他们的格局,实在是太小了;他们的目光,实在是如豆了!

    虽然双槐树遗址处在河洛地区,年代也比较敏感,但是,不论从哪一个角度来讲,她都不是一个都邑性的遗址,更不是一个文明中心,也不能称为“河洛古国”。

    河洛地区形成中华民族的文化中心,是在五帝时代之后的事,离这个时代,还相差了至少1200年。

    双槐树遗址,本质上就是太皞庖犧氏的后裔,重新入主中原后,与女娲氏的后裔在河洛地区对峙,所形成的一个前哨性质的聚落。

    他们当时的王,是飞龙朱襄氏。而飞龙朱襄氏,是按照他们的祖先太皞庖犧氏的规矩,“都于陈”的,就是以现在的河南淮阳为都邑的。

    《三皇本纪》记载:“太皞庖犧氏,有龙瑞,以龙为官。木德王,注春令。都于陈,东封泰山。立一百一十一年崩。”

    这个故事发生在什么时候呢?

    就是发生在距今6400年左右,比双槐树遗址的出现,要早1100多年。

    距今6400年左右的河南濮阳西水坡遗址,里面就有龙。

    而这只龙,就是在东北辽西地区以外,发现的最早的龙。

    也就是说,距今6400年左右,庖犧氏部族,第一次从东北入主中原。

    但是,那一次,他们的江山并不周全,只一百一十一年,就崩溃了。

    然后,“伏犧葬南郡,或曰,冢在山阳高平之西也”。

    伏犧,就是庖犧氏,就是第一次“都于陈,东封泰山”的太皞。

    这个“伏犧葬南郡,或曰,冢在山阳高平之西也”的意思,就是庖犧氏“立一百一十一年崩”之后,他们的老王战死了,被匆忙地安葬在山阳高平之西;他们的新王,就带着大家,逃到了湖南,然后,新王就死在了湖南。

    但是,逃到湖南的,只是他们庖犧氏部族中的一小部分。

    《竹书记年》记载:庖犧氏以龙为官,其麾下有“飞龙氏、潜龙氏、居龙氏、降龙氏、土龙氏、水龙氏、青龙氏、赤龙氏、白龙氏、黑龙氏、黄龙氏”。

    其中,飞龙氏,就是庖犧氏部族中的王族。

    就是这支飞龙氏,逃到了湖南。

    另外,还有黑龙氏,被女娲氏“杀黑龙以济冀州”。

    但是,女娲氏“杀黑龙以济冀州”,说得有些夸张。

    实际上,女娲氏,只是把黑龙氏打垮了,并没有全部消灭。

    战败了的黑龙氏,就被女娲氏带回陕西,变为了少典氏。

    这便有了我们后来的黄帝。

    《史记·五帝本纪》曰:黄帝“官名皆以云命,为云师”。

    黄帝之所以“官名皆以云命,为云师”,就是因为,云聚为黑,他们是黑龙氏的后裔。

    除了飞龙氏和黑龙氏之外,庖犧氏部族的其他部分,应该是都退回到了他们的东北老家——辽西地区。

    这就有了继赵宝沟文化之后的红山文化。

    这些红山文化的主人,后来重新进入中原,就号称少暤金天氏。

    其中,少暤,就是说明,他们和太皞一样,也完成了“都于陈,东封泰山”之举。

    而金天氏这个名号,就是说明,是他们,最先制造出了金属。

    为什么说,是他们最先制造出了金属呢?

    我们在红山文化牛河梁遗址,就看到了,有所谓的“炼铜遗址”。

    当然,那其实,并不是什么“炼铜遗址”,而是他们红山文化的主人们,经常性地举行“炼石补天”之宗教仪式的祭坛。

    红山文化的主人们,为什么要经常性地举行“炼石补天”的宗教仪式呢?

    因为,庖犧氏入主中原的时候,根据当时的五行学说,他们自认为自己部族的德运属“木”,所以,他们就号称为“木德王”。

    而在山东北辛文化的主人们看来,既然他们的德运属“木”,那么,他们就是“木妖”。

    因为当时还没有出现金属,所以,当时的五行学说里面,是没有“金”的,“金”元素,当时是用“石”来代表。

    所以,当时的五行学说里面,就有“石克木”。

    这样,北辛文化的主人们,就根据这个“石克木”的意识,来以“泰山石敢当”的宗教信念为精神支柱,顽强地反抗庖犧氏“东封泰山”。

    但是,五行学说说明了,“木居于东”,庖犧氏部族的神灵,是一定要“东封泰山”,才算是“归于正位”的。

    所以,庖犧氏部族,就与北辛文化的主人们,“龙马精神海鹤姿”,好好地打了一场大仗。

    这其中,“龙马”,就是庖犧氏部族的图腾;“海鹤”,就是北辛文化之主人们的图腾。

    战争的结果,是庖犧氏“立一百一十一年崩”。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红山文化的主人们,就要经常性地,定期、按时地举行“炼石补天”的宗教仪式,以保护他们部族的“木运”,再也不被“石气”所克。

    那么,逃到湖南的飞龙氏,又是个什么情况呢?

    湖南高庙遗址、汤家岗遗址,就是飞龙氏当年征服当地的土著部落,而留下的遗址。

    安徽潜山,应该就是因为,他们从此处潜回长江以北而得名。

    庖犧氏当年入主中原,称霸天下,真正所征服了的,只有河南河北的中原土著。

    所以,中原土著对他们的仇恨最大。

    中原土著,就是共工氏;而他们庖犧氏相对共工氏,就是祝融氏。

    共工,就是奴隶的意思;祝融,就是统治者的意思。

    共工氏的图腾为龟;祝融氏逃往湖南后,就不再以龙为图腾了,而是以蛇为图腾。

    武汉长江大桥两头,分别有一座龟山和蛇山,那其实就是对当年共工氏和祝融氏隔江对垒的历史记忆。

    由于飞龙氏无法从湖北地区返回江北,他们只好沿江而下,从下游的安徽地区,潜回江北。

    祝融氏在湖南,以衡山为自己部族的神山,到了江北,在征服当地土著,创立薛家岗文化之后,就又以天柱山为自己部族的神山。

    所以,湖南衡山和安徽天柱山,都为南岳。

    祝融氏继续向东,征服巢湖流域的有巢氏,建立凌家滩根据地,就完成了他们庖犧氏部族再次“都于陈,东封泰山”之前的战略准备。

    《柘城县志》记载:“有巢氏没,数阅世而朱襄氏立,于是多风,群阴閟遏,诸阳不成,百物散解,而果蓏草木不遂,迟春而黄落,盛夏而痁痎,乃令士达作五弦瑟,以来阴风,以定群生。令曰来阴,都于朱,故号曰朱襄氏,传三世没。”

    这个“有巢氏没”,就是飞龙氏征服了巢湖流域的有巢氏,建立了凌家滩根据地。

    “数阅世而朱襄氏立”,就是庖犧氏的后裔们,从安徽巢湖和东北辽西,分别向中原与山东地区,南北对攻,与女娲氏的后裔神农氏炎帝、共工氏的后裔夸父氏进行阪泉之战,与北辛文化之主人们的后裔蚩尤氏进行涿鹿之战,最后大获全胜,从而建立了他们对中原地区的新的霸权统治。

    这时,是距今5500年,其考古学上的标志,就是大汶口文化早期,转变为大汶口文化中期。

    大汶口文化早期的主人,是北辛文化之主人的后裔——蚩尤氏;大汶口文化中期和晚期的主人,就是庖犧氏的后裔——金天氏。

    这时,他们庖犧氏部族的王,就是飞龙氏的后裔,自号朱襄氏。

    朱,为树木的主干;襄,为提着口袋撒播种子。

    朱襄氏,就是庖犧氏部族中,正统的王族贵胄。

    但是,尽管朱襄氏是庖犧氏部族中正统的王族贵胄,毕竟,他们是从湖南而来,他们的人数较少。

    而来自东北辽西地区的金天氏,人多势众。所以,金天氏,对朱襄氏并不服气。

    “于是多风,群阴閟遏,诸阳不成,百物散解,而果蓏草木不遂,迟春而黄落,盛夏而痁痎,乃令士达作五弦瑟,以来阴风,以定群生。令曰来阴,都于朱,故号曰朱襄氏,传三世没。”

    距今5300年,也就是这个双槐树遗址所存续的年代,凌家滩遗址,突然被废弃,良渚文化突然兴起。

    这就是飞龙朱襄氏,与少暤金天氏发生权力斗争的结果。

    《山海经·大荒东经》曰:“大荒东北隅中,有山名曰凶犁土丘。应龙处南极,杀蚩尤与夸父,不得复上,故下。数旱,旱而为应龙之状,乃得大雨。”

    《山海经·大荒北经》亦曰:“夸父不量力,欲追日景,逮之于禺谷……将走大泽,未至,死于此。应龙已杀蚩尤,又杀夸父,乃去南方处之,故南方多雨。”

    应龙,又名翼龙。

    其实,翼龙,才是朱襄氏的自号;应龙,是金天氏对朱襄氏的蔑称。

    翼龙,就是飞龙氏的变异,表示他们,是飞龙氏的后裔。

    这和黄帝“官名皆以云命,为云师”,以示他们为黑龙氏的后裔,是一个意思。

    应龙,就是金天氏有意贬低朱襄氏在阪泉之战和涿鹿之战中的贡献,表示他们金天氏,才是这两场战争中的主力部队,朱襄氏,只不过是其中的偏师,起到的只是策应的作用。

    由于金天氏不服朱襄氏的领导,朱襄氏无法对中原进行有效的统治,所以,他们废弃了凌家滩遗址,离开中原,到太湖流域另谋发展,创造良渚文化。

    朱襄氏的离开,使他们庖犧氏部族的力量分散,金天氏也就独力难支。

    距今5000年,红山文化结束,小河沿文化兴起。

    这意味着,金天氏,丢掉了他们的东北老家。

    距今4900-4800年,仰韶文化之庙底沟文化,从一期转变为二期。

    这意味着,中原形势发生了深刻变化。

    距今4800年,大汶口文化,由中期转向晚期,随后不久,河南地区龙山文化兴起。

    这意味着,黑龙少典氏的后裔——真正的黄帝崛起了,金天氏,沦为了一个山东地方势力。

    我们再来看双槐树遗址,里面有九个陶罐摆放成北斗星形状的天文遗迹。

    这种星宿文化,在这之前,还有吗?

    1000年之内,是没有的。

    只有1000年之外的距今6400年前,在濮阳西水坡遗址才有。

    因为,星宿文化,来源于庖犧氏部族,庖犧氏部族没有进入中原之前,中原,是不会有星宿文化的,庖犧氏“立一百一十一年崩”之后,退出了中原地区,中原地区,也不会还有这种文化。

    而到1100年之后,庖犧氏的后裔再入中原,中原,才又有了这种文化。

    同样,在北斗九星遗迹上端,北极附近,还有一头首向南,并朝着门道的完整麋鹿骨架。

    这样的鹿文化,在这之前,还有吗?

    1000年之内,是没有的。

    只有1000年之外的距今6400年前,在濮阳西水坡遗址才有。

    因为,鹿文化,也是庖犧氏部族所独有的文化。

    所以,这个遗址,是庖犧氏的后裔再入中原的证据,她里面,虽然有仰韶文化的成份,但她不属于仰韶文化。

    这个遗址里的男性,上肢极不发达,表明他们基本上不干体力活,同时,遗址里男性的基因稳定一致,而女性的基因,来源非常广泛复杂。

    这是因为,他们是征服者,他们是祝融氏,是主人,他们当然不干体力活。

    至于男性的基因稳定一致,而女性的基因,来源非常广泛复杂,那是因为,《三皇本纪》就记载,庖犧氏“始制嫁娶,以俪皮为礼”,他们是最早懂得异姓婚姻,和最早进入父系社会的部族。

    双槐树遗址的墓葬里,随葬品很少,即使墓葬规模很大、等级很高,里面也没多少东西。

    这是为什么呢?

    这是因为,他们庖犧氏部族虽然重新入主中原,却没有对中原形成有效的统治,所以,不能够积累太多的财物。

    虽然,大汶口文化,因为他们的到来而改变,但是,仰韶文化区,特别是女娲氏的后裔神农氏炎帝部族所控制的河南西部、山西南部、陕西、甘肃等仰韶文化区,还在他们的控制范围之外。

    河洛地区的这个双槐树遗址,只是他们与仰韶文化区中,女娲氏的后裔神农氏炎帝部族对抗的前哨,并不是他们的统治中心。

    中华民族,来源于东北地区的赵宝沟文化、陕甘地区的仰韶文化、以磁山文化和裴李岗文化为代表的中原文化、和山东地区的北辛文化四大文化。

    其中,主导性的文化,就是赵宝沟文化和仰韶文化。

    赵宝沟文化,以星宿世界观、龙图腾、通灵之玉为特征;仰韶文化,以阴阳世界观、鱼图腾、通灵之符为特征。

    赵宝沟文化的主人就是庖犧氏,他们崇尚霸道;仰韶文化的主人就是女娲氏,他们崇尚中道。

    庖犧氏入主中原,很快崩溃,然后,仰韶文化统治中原,从而进入神农时代。

    一千年后,庖犧氏的后裔从东北地区和巢湖流域,南北对攻,再次入主中原。

    但是,他们的对手,还是仰韶文化的主人,是女娲氏的后裔。

    并且,最后击败他们的,还是被仰韶文化所融化的,他们庖犧氏的后裔——黄帝。

    黄帝奉行中道,最后又驯服了金天氏,使金天氏的后裔颛顼和帝喾,也皈依于中道。

    这就是围绕着双槐树遗址的历史背景。

    一些专家、“大拿”们,学问够多,知识够丰富,可是,他们就是没有格局,没有境界。

    正像一位网友与老曹讨论时所评论的:“专业人士拘泥于规矩,不敢越雷池一步,容易走入死胡同;草根学者,就没有这个问题”。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区肖港镇永华村人,高中文凭,农民工,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致力于中国古典哲学《易经》的思考研究。关注中国现实。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