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大爆奖娱乐官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薛英俊先生的一套发现,真能晃动西方哲科体系的根基吗?
2020-05-19
字号:

    之所以要高举《这才是中国》的旗帜为中华立言,其实就是因为我们大为不满当今的话语不公,即:在西方、在西化严重的很大一部分国人之眼里、心中、言语里,总是有意无意、甚至强行逼迫着人们去承认一个并非大道中华的异样“中国”。

    正因如此,无论今日中国实际上多么不容易、做得如何地好;却总是会被理论“大螯”与社会舆论,弄得“小鬼缠身”一般、里里外外不是人!

    正义的人们,常常心生不平,愤懑之极;却又有理说不清,不知该如何是好。于是这些年,常见的一种极反常情况出现了------但凡网上、网下有人群聚集聚会的时候,无论初次相识、无甚利害的陌生人,还是有情有谊的老同学、老同事;一谈及社会热点事件、国际国内重大问题、自己的国家与西方,便几乎总会出现相争面红耳赤、每每不欢而散的情况。

    为何会如此呢?中国社会、人心的争斗与撕裂,怎么就到了这般难以调和的地步呢?

    根子,不是因为出了一批“左派”或“右派”、形成了这个“党”或那个“帮”,甚至也不在“人以群分”和思想偏极化的倾向上。问题的根子,其实就出在:处于中西异质接触与剧烈碰撞“漩涡中心”的当今中国,恰恰又在精神、思想、文化、话语上,被一整套西方话语深度地“附体缠身”了。此情此景,正宛如一个巨人,身子已站了起来,体魄也已强壮起来;可心脑、精神呢,还“病魔”深深地侵染着、牢牢地控制着。精气神未振,身心大不合,巨人便会踉踉跄跄、纠结内耗,便难以谈得上信心百倍、大步大步流星地大道致远!

    中医里,“扶正祛邪”,既是一种基础的认知理论,也是一个常用的施治法子。其中的道理在于:要想使病者的身心重归于均衡和健康,除了要直接扶立和提升正气外,还必须同时对侵入的邪气、外毒,进行攻击,并予以祛除。只有双管齐下,才能全面见效。

    现如今,中国致力于把自己的事做好、勤勉自律地一步步往前走------这,可以说这是修复正气、提升自身正能的根本性大道之为。然而,仅在此一面用心、使力,够吗?------还很不够。

    今天的人们,常爱说:以今日中国的体量和势头,即便想韬光养晦、不招惹人,早已被盯上、藏不住了。

    同样的道理:以今天中国所处的中西剧烈碰撞之大背景和“小鬼缠身”之长期现实,即便你不想让思想领域的争斗与撕裂,浮出水面,影响发展;人家对你的文化攻心和话语打压,也已让我们无可躲闪,只能站出来迎面接招了。

    与其总是被动地防守,不如尝试积极地进攻。

    就风顺势起、格局大变的国际形势来看,席卷全球的疫情,没打垮我中华、却严重打击到了傲慢偏见的美西来看;此时,从被动应对、转向主动有为,实乃顺应天时、合于人心的最佳选择。就思想阵地与话语权争夺而言,进攻,彻底撕下越来越被更多人认清的西方“画皮”;不仅是最好的防守,而且也是对今后全面转入主动反击的最大精神文化力之支持!

    只要大的原则与思路明确了,接下来,就是该怎么办和如何方能干得好的问题了。

    大家都知道,“西化”之邪毒对我中华的侵蚀,历经一百多年的强势操弄,早已深入到我国社会生活与思想文化的方方面面了。甚至,在今天许许多多反对“西化”、力主祛除“西毒”的学人身上,还时不时地会露出自己那遭受灼伤的“小马脚”来。不仅如此,西学思想与整个分科体系,早已长成了一个繁复且精密、手脚枝系遍布和自我保护意识极强的庞然大物,我方即便不断施展“分部打击”、“各个击破”之法,却越是打的起劲、深入,越会发现苍蝇蚊子无处不在、层出不穷。

    如何是好呢?其实这个问题并不难。大道至简嘛。留着中国人的整体观、统摄观、动态发展观,此时不用,还等何时呢?

    从大处着眼,盯住西方整套体系及其核心“命根子”,持续发力,动摇根基------这,便是我们一直所推崇的四两拨千斤、大智大慧之办法!

    具体来讲,西方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整个都是建立在其认识论基础上的;而西方认识论的最直接与主要来源,就是其所谓的“哲学社会科学知识体系”。对,没错,就是要咬定这一套体系不放,把它当成我们统一面对的“一个敌人”看,直到彻底地动摇它、推翻它,并把大道中华之学的一套新学统扶正上位,最终实现中华思想理论和大道话语的赢得中国与世界!

    正是基于这样一种判断与理路,在我们问学研讨团里的薛英俊老师抛出他十多年“生象文字”的研究成果、并指出了西方“拼音语词”文字系统的根本弊端之后(原文见本公众号的《这才是中国:道不同,更高伦的中华象符文字式法》一文),我才像“发现新大陆”一般,顿时感到眼前一亮。

    通过与薛老师多次深入交流,对其这套尚未著述完成的系统成果,有了越来越深的了解。在上一次团内关于此话题的专题讨论中,我兴奋地留下了一长段话。这段话,与其说是对薛老师的认可与夸奖,不如说是对这套理论体系来得正是时候的一种喜出望外之感言。当然,更重要的是,这里面透露出了我这些年来一直在反复斟酌着的一种“扶正祛邪”之思路和方式方法。

    虽说有些简单粗糙,但为了保持原样,还是将几位老师的发言和我的那段留言,发给大家,以供参考,期望能启发更多人:

    王岩林:薛老师对中国文字、文化、文明和思维式法的重新较正与系统阐释,其价值意义非比寻常!

    我在整理这些文字和与薛老师的多次交流中,深感这套理论,已经触及了中华大道的核心本质,甚至对动摇整个西学体系都意义重大。相信,它将会成为未来中华学人的一大思想武器,甚至是能量超乎想象的一枚“核武器”!

    陈老师:薛老师的这套理论,真有那么重要吗?我怎么没看出来?

    王岩林:我之所以如此推崇薛英俊老师这套东西,是有自己的一套思考逻辑的。大致讲讲这个推理的过程:

    第一,很多人都明白,对于中华大道之学或整个学统的复兴再造来讲,最大、最直接的“敌人”,究竟是谁?今天,我们都知道,对中国来说,最大的对手是美国。对中华之学来说,压在头上的第一大的“大山”,就是西方哲学社科体系体制。当年废除科举,不就是为了给这所谓的“新学”扫除障碍吗?所以未来,中华学人的第一任务,就应该是将哲学社科体系,从居高临下的“第一把交椅上”,给它拉下来!

    第二,怎样才能把哲学社科体系拉下来呢?或者将其击溃、重组到更为博大精深的中华文明大道学的“大循环”中呢?虽说其是社科学术,整体上是分的,是更多停留在“术”之层面上的;但其在各自分科领域内做的很细、很扎实,这一点是不可否认的。所以,分头出击,想要各个击破,一个是没那么容易,另一个是也太过分散力量与弃本逐末了,肯定不是一个正确与聪明的办法。

    那么,这就要求我们得找根子、抓关键。西方认识论世界观以及整套话语体系的根子与核心关键,究竟在哪呢?除了宗教,就是哲学。宗教神学在西方,早已是江河日下、没多大市场了,更不可能跑到中华大地上搞出什么大动静来。 所以,要推翻西方这套体系,必须首先着眼于解构和打倒哲学、哲学体系!

    党老师:西方的社科体系,几百年来占据文明文化高地,居高临下,霸道。传人中国后,深深地影响和压制了中国的传统文化。至于西方哲学,跟中华文明博大的思想体系相比,根本就不在一个平台、轨道上。而西方宗教,在今天的西方确实衰落了,但在中国绝不敢掉以轻心,民间的传播势头还是很猛的。

    王岩林:说的是。

    第三,那么对哲学(这要是指作为体系核心基础与西方思想价值观孕育中心意义上的建构),又该如何动摇其根本呢?怎样才能将它拉下所谓“理性思维”的神坛呢?这就牵扯到了,对哲学和道学之最根本区别,该怎么认定的问题。

    在我看来,哲学以及社科体系的最根本问题就在于,他们建立起了一种相对封闭与独立的、脱离了天人自然的“小循环”,从而相当大程度和在总体上阻断、或以极端人为的体系体制性阻断了自己跟天、地、人大道的通合一体及自然关联。西学中,绝大多数的专业学科,也都把“思知”搞得与“行用”分离了,西方之常常失道、无据大道,其总根源,就在于此!或者说这是它的最大软肋。必须痛击此处,方能大功告成。

    第四,痛击哲学的最大软肋,又该以啥为最根本的抓手呢?我过去一直在寻找,主要聚焦在文明与“文明大道统”上。今天,在薛老师这里,看到了更具基础底层核心价值的、更能聚合学人力量动摇其根本的一套。原因其实很简单:西方哲学,是用西方思维的工具……“拼音语词”语言系统构建起来的,它的根基就在其“拼音语词”文字上。而我们最基础的、根本不同的优势,恰恰便在薛老师所阐释的一套自然道化文字语言系统上。它的持久生命力,与天地人同生共存:它的开放与动态演进完善性,令其站在了变易与不易的永不衰败立场上。

    打个比方。中西方两家,都需要种一棵树。中国人的做法是,给上面的熟土层加进去一些有机的、无机的肥料,然后就将自己的树苗栽种了下去。历经几千年后,这棵树的主根须根,早已穿过天人相合的“复合熟土层”,稳稳扎进了连接着整个大地的“生土层”深处,变得任凭十二级、十八级台风,也无法奈何得了她了。不仅如此,这个有土、有沙、有肥、有根系共生系统的“复合熟土层”,还成了整棵树与大地形成贯通濡养一体关系的“中间粘合体”、“关键旋转门”!

    而西方和使用拼音文字的其他一些文化文明,则是给一大堆沙子里加入大量的肥料,且主要还是人工的、无机的。结果呢,树也能生长,就是总也不能够在“散沙层”里发育出足以深入“生土层”、连接整个大地的粗根大根来。所以呢,尽管看上去根系也不少,甚至哲学家们貌似到都能处破土而出、还搞起了一套套眼花缭乱的各式学说体系;可一遇大的风雨、灾害,不要说你家的、他家的哲学理论会被一个接一个地推翻在地,甚至就是经营了长达千年以上的整个中世纪哲学,也竟然有了被连根拔起的那般经历。

    西哲的根,之所以总能被连根拔起,根本地就在于其使用了“散沙层”一般的拼音文字。这种跟看似人为聪明、实则偏离大道的“外异”层的存在,极大程度上,直接阻断了其自身这套人为体系与天地自然的联系,从而使自己每每生发的根,皆是虚长、悬处在一点儿也不坚稳牢靠的表层,总是不能够全面、彻底地享有厚德大地的不断濡养。进入现当代后,“分析哲学”、“语义哲学”之所以成为西方哲学中的“显学”,或许正是由于他们意识到了自己整个哲学体系在语言文字这一最基础处出了大问题吧。

    薛老师的这套文字理论成果,之所以意义重大,最根本地在于,它发现和揭示了我们的汉字,恰恰根本地源于天地自然、万事万物,是直接以“生象”方式连接和始终照应着自然的,从而也就使得中国人的体悟与思考,世世代代总是不失、不离自然而然的天人大道。一个大合、道合的文明,虽说这个合、合那个的多了去了,都固然不可或缺和极为重要;可归根结底落实到根子上的一条,其实就是以我中华文明的整个统系,合于其外的天地人之一切!而令这种“通合一体”共生关系得以实现的核心关键,就是那个看似自然、却表现神奇的“复合熟土层”!

    第五,薛老师对中外不同文字系统的这一发现,虽说贡献巨大(甚至我个人预计将是个能够写入新时代历史的伟大成就);但只是有了这套发现和成果,还不等于就能自然地撼动、击垮整个西方哲学社科体系,还必须由我们更多的人去很好地学会、使用它,并反复不断地向着其那套虚胖无根的、自我闭合的、非自然生象的“小循环”体系发动强力攻击,才能为我中华文明复兴和国人的身心挺立,迅速挣脱掉头上的这个百年“紧箍咒”。

    该怎么干呢?这让我想到了当年刚开始闹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他曾给身边的革命者,讲了一个通俗浅显和富有深意的道理:要扳倒一棵树,硬拔,是不行的;可只要咱们不断地去摇晃,动摇了它的根基,到时候再去那么一推,他就会倒下。

    树,是有较深、较稳的根的。而西方哲学社科体系,却原本就是地基不稳、扎根不深的。对这样一座貌似宏伟强大的学术宫殿,只要我们集中起多方的力量,长期不断地晃动、冲击它的建筑基础,随着国际格局变化比我们料想的更快,随着有朝一日西风强压东风的国际舆论必会转变,应该不用等很久,我们就能见到它轰然倒地的那一天!

    在这个意义上,我非常看好这一套。它是我们冲击西方哲学社科体系之整个建筑基础的主力先锋,是新时代天赐中华的一个“核武器”般的重型战略打击力量!同样,循着这套别开生面的“象符文字”系统,也可更好地解析中华何以成大道的根本原因,甚至能更深刻地揭示出全人类各文明中、唯一一个中央核心文明共同体背后的真正文明的力量。大破与大立,没有一个可缺了它。

    请大家不妨好好体味体味、掂量掂量。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