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大爆奖娱乐官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科技前沿》随想录(559)
2019-10-12
字号:
    唯心唯物新探

    报载:人脑控制机器人已非梦想   麻省理工学院开发了一款脑机接口原型机,使人类观察者能向机器人发出实时纠错信息,在它做错事时告诉它纠正错误。利用脑电图帽记录人类大脑活动,以处理简单的二选一活动。教授希望进一步研究,让人们与更加复杂的机器人进行交互。“想想如果它能读懂我们的思想将带来怎样的可能性吧!”该发明能带来“机器人无所不在的”时代。这项科技能让自动驾驶汽车的乘客成为真正的“后座驾驶员”(不断告诉司机如何开车的乘客)。(2017-3-8-7)

    思考:唯心主义与唯物主义作为一种关于人类哲学思想的视角性(观察思考问题的基本性立场、立点、角度)的划分标准具有思想类型上的把握意义,但是否具有那种泾渭分明的高下优劣之价值意义呢?很难说(又无又有)。比如就许多专门性的科学家来讲,他(她)一方面会专注于其物性之视角下的各种运动规律性寻找研究,呈现出唯物主义思想思考的特点;另方面。又可能会固守其观念文化熏陶养成的某种精神信仰执著,依照其内涵的诸多超越(现实、物性、实在)性的精神取向来支配自己的行为方式,由此则呈现出唯心主义思想思考的特点了。事实上,将如此唯心与唯物两两对立对应的思维做派拿去尽量多的演绎人类其它领域中的各种相关的事实情况,似乎都有一定程度上的吻合性。比如就拿我们最为熟悉的过去革命者来看,就毫不避讳自己崇奉的是唯物主义,他们不满旧社会的不平等不合理(物性)现象,打土豪分田地,努力创建一个经济政治较为平等的新世界。可另方面,他们的许多基本理念又都是具有超越性的高尚精神信仰属性(如全心全意、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等等),并按此高要求来不断提升自己的行为方式,继而则会导致一个崭新的社会诞生,显然这便是新观念促成了新变化,但仅就此思想行为的结构关系看未必就无唯心的倾向哟。再将眼光放远点去看我们的传统中国,因为社会主流的观念文化缺乏那种超越性的精神信仰(本质即“脱离现实的思想理念”)属性,而是世所罕见的世俗功利性思想取向(亦即是比较彻底的唯物主义或现实主义或时务主义思考特点),这样就极易导致道德底线的缺无——社会常常是依崇吏治(官文化)而兴废,当吏弱吏贪吏腐时,社会百姓便势必无道溃烂……此种状况从上述所指来讲未必就不是一种只讲唯物的可悲境地,正所谓“没有信仰的民族是危险的”了。当然,也不能说只要有了信仰就没危险的。关键还是信仰中内涵的超越性思想观念究竟有着怎样的优劣属性。比如去年曾看过一视频,一位大概是南亚的中年男子便满是成功感地指着自己的四个妻子和11个孩子说,要听教主的话再娶5个妻子,生满30个孩子。我们应该考虑一下,如此多妻多子的信仰思想要得吗,它将造成今后这个家庭和整个社会多大的生活负担呢。由此而推,其实那些长期性(几百年几千年来)总处在贫困落后之中的族群或地方,未必就不能从其主流的观念文化或精神信仰的思想内涵里找出致病的基因呢。

    讲到贫困落后就很容易有联想起过去的革命以及与那个革命相关的理论认知。对此我们能不能从此唯物与唯心的角度有所反思呢?彻底的唯物主义对之无疑会持肯定的态度(唯心主义则往往强调既定思想不能变而持否定态度吧),亦即是科学的态度,怀疑的态度——因为一切(理论、成见、认知)均是可以重新审视或予以改进发展的。该理论集中讲即是阶级斗争学说。其视角无疑是唯物的。即面对着社会上客观存在的阶级等级状况及其阶级压迫剥削的现象,继而为其改变改进改革提出了一系列的劳动价值论、商品价值论、剩余价值论、经济基础伦以及社会形态论等特定的五大理论假设——本质上看,但凡理论假设(即使纯粹的自然科学理论也常常都是假设的属性)均可能存在是否完全符合现实(实际、未来)的主观性(实质也就属于唯心的认知属性),它必然将被以后的实际实践所验证所修正所扬抑。我觉得,阶级斗争学说经过一百多年来人类各种实践和理论的探索已明显露出疲态。比如实践中的苏东剧变和我们的文革劫难都是反证。特别需要指出的是,现在还有不少人面对社会不平等现象反弹的情况,就在怀念文革前的平等景象中简单地推崇起阶级斗争理论来了。这实质是一种肤浅的情感性思维在作祟。应该看到现今世界但凡先进发达平等度高的国家,几乎都没有靠阶级斗争理论引导的历史过程。而是靠的内涵平等意识的精神信仰引导其道德发展和靠法治民主强化的科学管理来促进人际关系的平等化过程。而对与阶级斗争学说相关的五大理论假设,学界也有许多理论理性的商榷意见,如劳动概念的广义性定义,商品价值由供求关系甚至消费者心态决定,上层建筑(思想信仰)决定经济基础等都是可参可信的探索。总之,唯物唯心都是人们思想行动中的普遍现象。它似乎就像一个铜板的两个面,总是与人们的生产生活随影随行的前往着,我们何能厚此薄彼地硬作取舍呢。相反应该自觉主动地认清这点,尽量通盘考虑,酌情选择重点,才可能更为科学理性。比如此报道所及的“人脑控制机器人并非梦想”一说就可再思,人脑思想的复杂性即是表达语词的复杂性(甚至人脑还有语词不能表达的复杂部分!),它是一个比现实物质世界更为高深繁复的精神存在,怎么可能通过一简单的“脑电波帽”来把握呢。由此可推“人机交互”的成功之路将十分遥远。而人控(后座驾驶员)自动驾驶的纠错倒不如通过万物互联与云数据来交互应变可行性更高。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